沒錢看病,大學生向四川首富“跪借百萬”
  輿論嘩然,“逼捐”、“道德綁架”紛紛砸來
  記者深度調查莫向松患病前後經歷
  莫向松做夢也沒想到,自己的名字第一次登上《人民日報》,會以這樣的形式。莫向松是四川宜賓人,成都農業科技職業學院動物防疫與檢疫專業2011級學生。2013年11月,他被確診患急性白血病。因為向四川新希望集團老闆劉暢跪借百萬,被推上輿論風口浪尖。7月4日,《人民日報》刊出題為《白血病大學生下跪欲借款百萬:點名式慈善要不得》的評論,署名為雅婷的評論員指出,站在道德的制高點,用正義和愛心逼迫捐款,最大的危害是扭曲慈善精神。
  莫向松稱,他只是在多種嘗試後,再“爭取一個活下去的機會”,但網友卻輪番在他的微博、QQ空間、日誌中罵他,甚至罵他的同學……“逼捐”、“道德綁架”這些字眼一次次砸中他,以及他原本毫不知情的家人。前日,莫向松承認此前的裸曬、下跪等舉動均有幕後推手進行策劃安排。他表示,自己只是想獲得社會的關註和幫助。下跪借錢,患病的前後,莫向松究竟經歷了什麼?病有所醫的願望,離他和像他一樣經歷病痛的人,究竟還有多遠?
  A
  貼帶刺玫瑰下跪
  莫向松被確診為急性髓細胞白血病8個月了,他已經進行了6次化療,收到了2張病危通知書,花了10萬餘元,從55公斤瘦到45公斤。
  6月29日,莫向松在QQ空間發佈一條消息,其中說:“同學朋友們好:大家都知道我的病,我不想向病魔認輸,我要自己拯救自己。我明天將會去爭取一個活下去的機會,希望你們能來到現場,做我堅強的後盾!”
  當天,同學們返校領取畢業證書,沒有人知道他要乾什麼,但仍有14名同學決定前去捧場。同學李琴(化名)認為,這是莫向松在校園社團廣結人緣的緣故。
  6月30日早晨,莫向松提著一捆紅玫瑰,手握一捲噴繪,上面寫著“請你借我100萬救命,我為你公司打工一輩子”字樣。
  在嘗試了學校募捐、喝養父母求來的偏方苦藥、裸曬癌細胞、在網絡上公佈自己的賬戶和真實信息後,莫向松偕14名同學向新希望集團的董事長劉暢下跪借款100萬元。這是他為了活命,想到的第五種辦法。
  對於為何選擇向劉暢借錢,莫向松稱,一來想到新希望集團是四川首富,二來自己是借,新希望集團的業務與莫向松所學的動物防疫與檢疫專業相關,他願通過打工的方式來償還。
  在同學的幫助下,他周身貼上帶刺的玫瑰,寓意“贈人玫瑰,手有餘香”,同時他建議14名同學一起下跪,因為“這樣顯得更有誠意”。
  B
  “他太想活下去了”
  讓莫向松始料未及的是,“跪借百萬”一時間讓他陷入輿論漩渦。
  7月4日,《人民日報》刊出題為《白血病大學生下跪欲借款百萬:點名式慈善要不得》的評論,署名為雅婷的評論員指出,站在道德的制高點,用正義和愛心逼迫捐款,最大的危害是扭曲慈善精神。
  當天,莫向松的QQ突然新增了200多個好友,此外,他還接到了來自各地的22個電話,13個未接。
  一位西安的網友稱:“我代表全國網友質疑你,你這樣做是無恥。”
  莫向松回道:“我只是想活下去,你沒有得白血病,不能理解我。”
  對於下跪借錢的行為,當天陪同莫向松下跪的同學陳洋說:“他平時是一個很倔強、自尊心很強的人,這樣做,一定是經過掙扎的,只能說明他太想活下去了。”
  由於經濟條件和身體原因,本該進行第7次化療的莫向松還沒有到醫院治療,談到自己的下跪行為,他說:“有人說那樣他們(新希望集團)借也不是,不借也不是,借我會有更多人找他們,不借我別人會說他們,我當時沒有想到,後來覺得那樣做不太好。”
  7月3日,記者電話聯繫新希望董事會秘書向川,對方以信號不好為由掛斷了電話。新希望集團曾對當地媒體表示,對此事不予置評。
  C
  被命運大鎚反覆砸中
  一開始被確診為白血病時,從未走出過四川的莫向松想到的是放棄——收拾行囊,去看一眼大海和草原,如果發病,走到哪兒,就在哪兒離去。
  家人收到兩次病危通知書,死亡氣息刮過面頰,這讓莫向松轉變想法,他決定想盡一切方法活下來,不再拖累父母。
  莫向松是莫家抱養的孩子,從小被外人視為一個家庭的累贅,但莫氏夫婦對他視如己出。
  24年前,莫向松出生在四川宜賓市宜賓縣王場鄉的一戶農家。他是家裡的次子,屬於計劃生育外出生。他的父親吹得一手好嗩吶,村上紅白喜事都喜歡請他去,母親在家耕種田地。
  1990年,父親跌倒致精神失常,母親因為難以承擔家庭重負,又擔心超生被抓,以喝農藥的方式結束了生命。這時,莫向松3個月大。
  奶奶苦苦求同一個生產隊的莫家收養這個孩子,莫氏夫婦並不寬裕,家中已有一女,但還是決定收養他。
  對於這事,全村人都不把它當秘密。莫向松從記事開始,就有人指著馬路上那個攔車大罵的男人說:“那瘋子就是你爸,你媽喝農藥死的。”
  莫向松小時調皮,總和養母鬥嘴,養母打過他之後失聲痛哭:“如果你不命苦,不會到現在這個家裡來;我不命苦我也不會收養你。”
  D
  下跪求借款收到捐款9000餘元
  據四川省人民醫院城東病區血液腫瘤科醫生朱劍梅介紹,對莫向松來說,現在最好的方法是進行骨髓移植。
  骨髓配型成功率在直系親屬之間較高,因為生父身體狀況不佳,加上年齡大,莫向松想到向大哥求助,但他之後聽說大哥不久前做了一次手術,莫向松決定不再開口。
  醫生曾告訴莫向松,第一次化療結束後他的身體非常適合做骨髓移植,但因為缺乏配型的骨髓和治療費用,莫向松只能放棄。繼而他又進行了5次化療,身體狀況也隨之下降。
  因為無力承擔高額治療費,莫向松想到的第一個辦法就是找學校求助。學校為他組織了一次募捐,籌款6萬餘元,但已在6次化療中用光。
  2013年,中國紅十字基金會和中國青年政治學院青少年研究院發佈《中國貧困白血病兒童生存狀況調查報告》。這份報告說,中國每年新增白血病患者4萬餘人,其中,白血病患兒占1/2。如今,白血病通過化療、造血乾細胞移植等方式,80%至90%可緩解。然而,其治療一般需2至3年,費用10萬至30萬元,骨髓移植費30萬至100萬元。
  莫向松的養父母曾從宜賓老家求得土藥方,要他每天和著醪糟服下。為了不讓雙親失望,他捏著鼻子把藥灌下。土方並沒有緩解病情,對他來說,與其說是治病,不如說是治療雙親的擔憂。
  6月17日下午,剛剛化療出院的他赤身躺在一草坪上,自稱“希望用太陽光殺死癌細胞”。“我也不知道有沒有用,只是突發奇想,即使沒用,就當釋放壓力吧!”
  “裸曬癌細胞男孩”登上當地新聞,莫向松把自己的銀行賬戶、真實信息公開,事後獲得2000元捐款。
  在下跪借錢吸引全國媒體關註後,莫向松收到捐款9000餘元,遠不及他期望中的100萬。
  ■記者視線
  病有所醫還有多遠
  有網友支招,為何不找政府?不找醫保報銷?
  大一入校時,莫向松曾購買城鄉居民基本醫療保險,按《四川大學學生基本醫療保險管理細則(2011-2012)》的規定,6次化療可報銷比例為50%。
  據莫向松家鄉宜賓縣民政局社會救助股一位姓陽的工作人員介紹,患者可提出大病醫療救助申請,每年度最多可得3萬元,但大病救助需要在基本醫療和大病保險報銷之後才能進行。
  骨髓移植所需的費用可能達到50萬元,購買報銷額最高為40萬元的大病醫保,是目前莫向松唯一的辦法。
  由於大學生城鄉居民醫保和大病醫保需在每年9月同時進行購買,逾期不再辦理,本應於2014年畢業的莫向松只得休學一年,保留學籍,購買大病醫保。
  但莫向松碰到了這樣的難題,他初次參保,需繳費滿6個月,從2015年3月起,住院的費用才可享受大病醫保報銷。
  如果現在出現合適的骨髓,在無錢無大病醫保的狀態下,莫向松也無可奈何。
  對此,中歐國際工商學院衛生管理與政策研究中心主任蔡江南稱,初次購買商業保險大病醫保有一個等候期,“如果沒有等候期,有些人不生大病不買,生了大病才買,這會造成衝擊,商業醫保難以維持收益。”
  讓莫向松最苦惱的是,所有的治療都得先行墊付,他不知道從什麼地方籌集骨髓移植的錢。
  蔡江南認為,針對經濟條件困難的病人,相關部門不應讓他們先行墊付,而是直接報銷。
  2014年“兩會”,國務院總理李克強答中外記者問時說:“總會有一部分人因病、因災等特殊原因陷入生活的窘境,基本保障兜不住,還要進行社會救助。我們絕不能讓無家可歸、因貧棄醫等現象頻發。”
  莫向松正面臨這樣的窘境,等待合適的骨髓,等待籌夠的看病錢,等待醫保報銷。據《東方早報》
  (原標題:我只是在爭取一個活下去的機會 沒錢看病,大學生向四川首富“跪借百萬”輿論嘩然,“逼捐”、“道德綁架”紛紛砸來記者深度調查莫向松患病前後經歷)
創作者介紹

歷史

aotdyrytxu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